Archive for 一月, 2007

Change One Thing

Posted in [Life] on 一月 21, 2007 by maximliu

这次英国只旅行看到了不少, 比较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伦敦到处可见的一个广告, Change One Thing. 大概意思是新年又来了, 没个人都多多少少在新年伊始做个人打算和决心, 所谓的new year’s resolution, 这个决心可能是改变自己的一个坏习惯,或者减肥,或者戒烟 … …等等,但是我们每次都下太多的决心来改变自己,以至于到最后迷失了自己,而所下的决心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成为一纸空谈,所以这个活动主张大家每次改变一件事情,但是要踏踏实实的做到. 我回忆起了学新概念英语第三册时候的一篇同样内容的课文, 也谈到了新年决心到最后便不了了之的结果.

细细想来, 人生苦短, 我们又有这么多的缺点(至少我是)需要改变, 如果每次都改变一样事情, 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完善自己么? 虽说完善自己不是一步就能完成的伟大计划, 但是效率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们为什么不给延伸一下这个活动,如果我们每次改变2-3个缺点呢?是否可行呢?答案我也不知道,但是一点是肯定的,要改变的多就需要更多的毅力和耐心.

既然不知道, 那我们就要去寻找问题的答案. 于是我绝对拿自己做实验, 看看每次改变多个事情 (在可行的前提下) 是否可能. 实验总要有个周期, 我就以一个月为周期, 每个月末回头看看自己什么做到了,什么没有做到.没有做到的为什么没有做到.

就象好多书里面说的那样, 我同样相信习惯的力量是无穷的, 我改变自己的同时也在培养自己正确的习惯. 开始一定是困难的, 就象航天飞机或者火箭在摆脱地球引力的那一霎那所要做的功是巨大的一样,但是一旦起飞了,接下来的就是等待习惯给你带来的好处了.

说了一大堆, 具体的要改变什么呢?

  1. 早上7:30 起床.1点左右睡觉.
  2. 每2背诵一篇DeutschWelle的新闻稿, 带MP3那种的.
  3. 每天精读一篇专业论文. 写一篇短评论, 并发在我的专业blog上.

先就这么多, 为期一个月. 2月底的时候再好好看看自己是否改变了.

Advertisements

伦敦记(2)

Posted in 生活 on 一月 21, 2007 by maximliu

伦敦记(2)

[几经周折, 终于回到德国了.  老天象是要刻意多留我在伦敦一天一样, 在我走的那天挂起了大风, 大的连飞机都不能起飞那种大风 … …]

坐上了去hotel的中巴, 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司机大爷的是个典型的英国劳动者样子的人, 50岁左右, 很健谈, 蓬松而凌乱的灰白头发, 有点胡子, 如果再多点胡子的话, 看上去有点象爱因斯坦, 一口伦敦腔. 这时, 车上其实只有我和澳洲夫妇以及他, 司机大爷说还要去别的Terminal接客人, 这时我才发现他手里有一张表格, 罗列了今天要接的客人.  大爷一下子就听出了澳洲夫妇的口音, 问, 你们是澳大利亚来的吧?  澳洲的大爷说是, 但是他是30多年前从英国移民到澳洲的. 于是他们就用带着浓重英国口音的话攀谈起来, 我在一边傻傻的坐着, 支棱着一个耳朵听着.  没怎么听懂, 好像是关于一些体育的话题 … …

谈笑中, 司机大爷发动了车子, 开向第二个接人的地方.  只是在机场就感受到了英国的混乱, 路上人乱窜, 左行的规则搞的我糊度的很, 愤怒的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 在途中, 大爷和好多司机在挥手示意, 好像谁都认识他一样, 后来才知道, 大爷以前是开公共汽车的, 训练过很多司机, 那些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而且好多人都主动给他让道, 象某个门派的掌门人到了.很顺利的到了Terminal2, 大爷开到接人的地方, 和几个穿制服的人打了几个招呼, 门口已经有好多人在等这个车了, 各色人种都有, 其中居然以黑非洲来的兄弟们为多数. 大爷下车, 和他们打了招呼, 说明来意, 把他们的行李搬上了车.  最后坐了满满一车人, 大爷看了看表格, 开始向伦敦中心开去… …

大爷的脑子似乎是个不需要讯号的GPS,他看了几眼表格, 看了几眼地图, 自信的样子, 好像已经计算出了一条送客人的最佳路线. 想起了计算机理论中属于NP问题的货郎问题, 便暗暗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 天气很好, 据说英国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 满眼的英语招牌, 看的有点亲切的感觉. 路上我对司机大爷说, 我很不能理解英国为啥要左行, 大爷说, 你右面开也行啊, 只要你能即使躲避过来的车辆就成, 我笑了笑, 心想: 扯淡吧你. 澳洲的大爷说, 他下一个目标就是去中国大陆, 我说当然当然, 那里的人民友好, 地大物博,东西便宜之类的话云云… …

车下了高速, 拐到了一个小区, 大爷说这里千万不能超速, 一,应为有很多照相机, 二,这里是红灯区, 要是超速给照相了, 警察把照片寄到家里给老婆看见了, 就跳进黄河(或者说泰晤士河)也洗不清楚了… … 满车人都乐了.  车进城了, 大爷居然充当起了导游的角色, 给我们讲解一些地方的典故, 也有一些八卦, 比如说, 那个hotel是伦敦最贵的, 1000多英镑一晚上, 但是我是不会去的, 应为全伦敦的人都知道, 那里以前是个妇女医院, 诸如此类.

不知不觉, 大爷把第一个客人送到目的地了, 希尔顿. 接着是第二个客人, 黑非洲来的, 居然住丘吉尔酒店, 门口还有个穿的很绅士的英国人给他开门, 有没有用标准的伦敦口音说"may i help you sir? " 我就不知道了. 看来, 满车人我最穷, 暗暗感叹, 非洲也要腾飞了啊.

司机大爷打趣的和我和澳洲夫妇说, 你们不是最后一个也是最后第二个, 事实验证了他的说法. 我是最后第二个. 我住的是一个小三星级hotel, 在south kensington, 对面就是Holiday Inn的大高楼. 下车拿了行李,  和大爷告别, 推门进去.

接待处是个长发的姐姐, 听口音不是英国人, 说英语有点口音, 个别地方有语法错误. 不管… 说明来意, 姐姐抱歉的说, 只能13:00以后才能check-in, 一看表10点多才, 心中暗暗叫苦, 但是也没有办法, 人家的地方. 没有房间就是没有房间. 不过她说你可以把行李寄存在这里, 然后出去逛逛. 我想也是, 便把拉杆箱寄了, 笔记本电脑的包为了安全还是带在身上 (事实证明是个错误).

走出了宾馆的大门, 天气晴朗, 心里说了一声 "伦敦, 我来了!" 便开始了伦敦的第一天 … …

伦敦记(1)

Posted in 生活 on 一月 19, 2007 by maximliu
伦敦记(1)
光题目就想了好久, 写旅英杂记吧, 有点太太大了, 写伦敦游记吧有点俗, 干脆, 就叫伦敦记吧. 为啥写这篇小文? 机场等飞机回德国, 实在没有事情做, 笔记本电脑里面还有1个小时的电量, 那就在这次伦敦之行还没有从老朽的记忆中变模糊前
把他写下来. 别期待能看到什么, 其实就是一片流水帐而已…
起因 …
托学校项目的福, 有机会到大英帝国的心脏走一回, 昂贵的签证费用让我决定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看看糜烂堕落的伦敦
是啥样子的. 一切就绪,  14日早晨4点起床,  睡眼朦胧的乘坐大英帝国航空最早的一班飞机离开了德国,  在候机厅里面看到为了赶早班飞机的年轻人们夜宿机场,豪爽的 睡在大厅的躺椅上, 唏嘘了一番, 心里想现在的我是否还能向他们一样豪放? 想起了若干年前刚到德国的时候? 想起了武侠小说中的侠客 (这个有点不着调了)…  还没有想完, 看见登机口那里开始排队了, 于是便匆匆提起行李跟了上去…
飞机很平稳, 唯一不爽的是, 给我安排到了最后一排的座位, 也就是紧靠厕所, 能听到厕所的排水声音.  优点是, 靠窗, 而且整排座位都是空着的, 躺着都可以. 飞机是平稳的,  得知飞机不飞跃英吉利海峡的时候, 心里有点失落., 只好继续看我的paper.
欧洲还是小, 没怎么缓过神呢, 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  比预计时间早了20分钟, 心中窃喜, 觉得能多玩20分钟, 有点捡到钱的愉悦. 一想到钱, 才发现, 口袋里只有10个英镑, 能干啥, 但是早就听说英国金融业发达, 上厕所都能刷卡, 那就靠信用卡把, 想到这里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钱包.
下了飞机,  满耳朵英语, 突然觉得挺亲切, 呵呵, 国内这么多年的英语教育没有白费啊, 突然想到了刘洪老师.  机场看着很陈旧, 没有德国的机场好, 也没有国内的机场好, 想着英国本来就是昨日黄花了, 倒也相配.  取了行李, 准备出关,  奇怪的是,检查护照的人不是警察. ..(写到这里, 突然想上厕所,一会儿回来再写.)
… …
检查护照的是一帮衣着奇怪的人, 各色人种都有, 有的甚至长的及象恐怖分子, 而且中东人很多, 还有长的象东南亚那边人的的办事员, 我看了看排队的人群, 决定不把自己的护照给长的象恐怖分子的人看, 虽然他们是政府官员. 排了好一会儿, 终于轮到我了,  是一个东南亚的人, 讲的英语就一个听不懂, 开始觉得自己的英语不好, 后来看到我边上一个美国人在和一恐怖分子手脚并用, 我也就释怀了.  问题就这么几个, 哪里来, 仙乡何处, 到哪里去, 到英国来干啥之类的, 啥嘛, 就一浪费时间. 一一把问题档回去, 那个人给我敲了个章, 也不说个"welcome to UK" 啥的, 就让我过去了. 过关的时候有看到一群包了头的印度警察(就是阿三啦), 使我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上错飞机到错了地方, 英国咋这样呢?
出了关后开始迷惘,  旅行社定的行程表上说有到hotel门口的服务, 到时候会有一个穿制服的人在大厅里面热烈欢迎我, 但是, 拔剑四顾两茫茫, 穿制服的只看见警察和空姐, 他们应该不会管我的, 我想. 俗话说"鼻子底下就是路", 好一番打听以后才知道那个人还没有来, 于是等啊, 等啊,等啊, 等到了一对澳大利亚来的夫妇, 同样的遭遇, 于是开始攀谈, 亲切的很,
有点难兄难弟的意思.  过了好半天, 终于有人来了, 使一个阿三大妈, 对了, 就是印度大妈, 问我们是不是hotellink的, 我们急忙象看见亲人一样连声音称是, 就差没有流下感动的泪. 过后, 澳洲来的夫妇又有点问题, 订了2个人的位子付了一个人的钱, 大妈当然不让他们上车, 交了18 镑才平息是非. 夫妇连称服务不好.
…. ….
快没电了, 看了只好回德国再写了.
 

开门第一篇

Posted in [General] on 一月 12, 2007 by maximliu

终于不能忍受BLOGGER.COM的服务了!! 就奇怪了, 为什么给Google买了, 服务质量还那么差, 登陆慢的和蜗牛一样. 本来想在那里建立我的TechBlog的,现在有点动摇了, 看看再说吧. 说不定以后吧TechBlog和LifeBlog都搬到这里来了.

不管怎么说,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