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8

技术和我们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八月 16, 2008 by maximliu

最近比较乱,好久没来写博客了。 其实一天一天还是那些烦心的事情,项目的,学生的,没完没了。

前几天偶尔看到一篇博客文章,题目比较有意思: 谷歌把我们变的更愚蠢了么? 博主Nicholas Carr是一位著名的技术专栏作家, 他的观点:技术的发展正在逐步改变我们对新事物的认知方式, 碰到问题了, google一下,不懂了,wiki一下。 一方面, 技术给我们的学习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至少我们再也不用买一套大英百科放在家里了,省了不少地方, 但是另一方面, 我们过于对技术的依赖正影响我们独立思维的能力,遇到问题,第一个反映就是google,而不是分析和自己解决问题。

过度的依赖互联网的学习和认知方式让我们一味的去追求快餐式的学习,而我们往往会淹没在大量的资料里面无从入手,过多的选择倒是会让我们迷惑,于是我们变的挑剔,没有耐心,在学习和认知过程中在不同的资源间跳跃,我们变的浮躁,Carr的文中也提到了, 好多人失去耐心去看一篇篇幅较长的文字,并体会其中的内含。 我想是应为我们太习惯了所谓的浏览的阅读方式,而这是很可怕的认知习惯。 甚至,很多人已经失去了读完一本长篇小说的耐心。 我想是时候改变这些坏习惯了,关上计算机,断开网络,去拥抱一下大树,然后完完整整的读完一本大部头,不管是技术类的还是小说类的,好好体验一下翻动书页的乐趣。

如何成为专家[ZT]

Posted in 计算机科学 on 八月 3, 2008 by maximliu

原文链接:How to be an expert
原文作者:Kathy Sierra
翻 译:孙小小
审 校:Danny Yu

你作为业余者和你成为专家的唯一区别是:投入。这些谈论的是神童们么?只要花时间且专注,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或者接近)神童。至少那是有头脑的家伙们说的。还好,任何时候这都不算晚。

严肃说来,有多少人认为他们错过了成为音乐家、高尔夫球手,甚至是国际象棋大师的机会?因为他们没有在很年轻的时候着手去做?或是因为他们缺乏天
赋?那些人(基本上)错了。根据一些脑科学家的研究,几乎每个人都能在他们身体上没有缺陷的事情上发展到世界级(或至少顶级专家)的能力。很显然,上帝给
予的天分、自然的禀赋、遗传特质并不象它们被夸赞的那样,或至少不似我们大部分人的想象。实际上,比起在音乐、数学、象棋或其他领域上的天赋,表现卓越者
很可能是在专注、投入和追求卓越的欲望上有一种特别的天赋。再次强调,从理论上说,任何人只要愿意去做那些被要求持续改善的事儿,就会做得更好。

或许“天生的艺术家”只是因为他们比别人尝试得多得多。或者,他们刻意进行了这样的尝试。Dr.K.Anders Ericsson,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花了他20多年职业生涯的时间来研究天才、神童和表现卓越者。在《全新的大脑》(The New Brain)一书中(它正在我的咖啡桌上),Richard Restak引用了Ericsson的话:

“对于表现卓越者来说,目标不是简单的重复同样的事情,而是更上一个台阶,更好掌控他们的表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会觉得练习很无聊。每一次的练习,他们都会在某些地方比上一次做得更好。”

所以,不仅仅是练习了多久,还在于他们如何进行练习。基本上就象这样: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想练习我们已经擅长的,但却避免我们需要努力才能掌握的。我们永远停留在中等或业余水准上。

然而研究表明:如果我们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练习那些看起来不太有趣的事情,我们能变得更好。优秀,潜在的杰出。我们需要,就像Restak说的,“
一种追求精通的激情。”
那种对征服的奉献驱使潜在的专家专注在表现的细微方面,永远不满足。总是有更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他们愿意在无趣的事情上花时间。Restak引用了Sam
Snead的话,他被认为是20世纪5个最好的高尔夫球手之一:

“我知道站在球座旁挥杆比打滚地球和劈球(或在沙地里面练习,弄得满脸都是沙子)更有趣。但是这些都回到了问题所在--你到底愿意为成功付出多少代价。”

关于这个主题的脑科学还有很多内容,当然,我只是挑些重点。许多研究是新的,研究者们在fMRI(机能性磁共振成像)和PET扫描(正电子发射计算
机断层扫描)的帮助下得以轻松实现。我只展开一点……有些想法认为,不夸张的说,要成为世界上玩象棋、小提琴、数学、编程,或高尔夫最好的人,你或许的确
需要某些遗传因素。但是,那是指世界上最好的。研究表明,无论那个特殊调料是什么,它也就只在推动某人达到世界冠军程度中起到1%的作用。剩余的我们,尽
管没有特殊调料,仍然可以成为世界级(或至少国家级)的专家,如果我们花时间,并且按照正确的方法。

这里和热情洋溢者密切关联的是“努力吸收门槛”和“活力门槛”(又叫作“激情”)。普通人很典型地掉入了上图中三个类别之一:专家,业余,或者放弃。放弃者决定,在“我在此努力了”阶段,不值得再继续,他们放弃了。对此你能起到什么作用?你知道你的退出率是多少么?

但是最烦人的,也是我们最能起作用的,是业余爱好者正满意于他们的现状。你经常会听到:“是的,我知道做这个事情有更好的办法,但是我已经知道如何
做了[更无效,更无力],让我只做这个很容易”。换句话说,他们通过了努力吸收的门槛,但是现在他们不想再争取新的技术和能力了。他们不想再次去吸收,但
是那意味着他们永远不能再体验极度活力的阶段,在那里有大得多的机会使他们变得激情四射。他们越是靠近能力曲线的上端,所获得的激情体验就越棒!

我们能帮助他们更容易地行进在成为专家之路上么?记住,变得更好就是更好。无论你在什么方面变得更好,只要它更有乐趣,更令人满意,有更丰富的体验。它就能有更多的涌流(译注:美国心理学家米哈伊尔.奇凯岑特米哈伊命名的一种心理状态,在其中人们获得了卓越的心理体验,可在此详细了解)。这正是我们努力帮助我们的读者的。

哦,对了,关于那个永远都不晚的说法……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染指奥林匹克滑冰奖牌,身高5尺4寸(160cm),我的篮球生涯很可能毫无希望。但是,想一想这个例子,演员吉莲.戴维斯差一点就被选进美国奥林匹克箭术队,她从40岁开始参加这项运动,到奥林匹克预选赛之前,还不到三年时间。

如果神经科学家是对的,实际上你在任何年龄都可以创造出新的脑细胞,不过需要通过学习,而不是闷在一间昏暗的小屋子里。想想看……如果今天你30
岁,明天你开始学吉他,到你50岁的时候你已经弹了20年的吉他。你将能够弹奏一些高难度的吉他曲。如果你今天50岁,没有任何理由你不能在70岁时成为
高手。你还在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