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 Category

由编程语言,工具和facebook想到的

Posted in 生活 on 十二月 17, 2010 by maximliu

成为编程语言的的奴隶有一段时间了,从Lisp到Clojure到Perl到Haskell,一直认为多学一点新的编程语言是很酷的事情,其实,我错了。最近FB的创始人成了时代周刊本年的封面人物,他会很多编程语言么?应该不是。他拥有的是一个想法,或许再加上精通一门到二门编程语言,就戳戳有余了。在学术界混的时间长了,人就容易变的迂腐,用一些及其怪异的编程招数,谨慎的和一些可能都不存在的难题作战,就像唐吉科得。我想,这么多年了,是时候从理想的战场走出来了,是时候走出象牙塔了,十年磨一剑,这一天,我等了太久太久了。

Advertisements

当我老了(转)

Posted in 生活 on 一月 22, 2010 by maximliu
转贴一份小散文,送给所有远离父母的远行孩子们。。。
—————————————————————-
当我老了,不再是原来的我。
请理解我,对我有一点耐心。
当我把菜汤洒到自己的衣服上时,当我忘记怎样系鞋带时,
请想一想当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当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早已听腻的话语,
请耐心地听我说,不要打断我。
你小的时候,我不得不重复那个讲过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进入梦乡
当我需要你帮我洗澡时,
请不要责备我。
还记得小时候我千方百计哄你洗澡的情形吗?
当我对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时,
请不要嘲笑我。
想一想当初我怎样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个「为什么」。
当我由于双腿疲劳而无法行走时,
请伸出你年轻有力的手搀扶我。
就像你小时候学习走路时,我扶你那样。
当我忽然忘记我们谈话的主题,
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回想。
其实对我来说,谈论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你能在一旁听我说,我就很满足。
当你看着老去的我,请不要悲伤。
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刚才开始学习如何生活时我对你那样。
当初我引导你走上人生路,如今请陪伴我走完最后的路。
给我你的爱和耐心,我会抱以感激的微笑,这微笑中凝结着我对你无限的爱。

Randy Pausch 的最后一节课

Posted in 生活 on 十月 4, 2008 by maximliu

前一段时间偶尔看到了Randy Pausch去世的消息,心里不是滋味,这位乐观的斗士最终没有战胜病魔离开了他的家庭,离开了他深爱的科研。 最初知道Randy Pausch是在Youtube上看到他在CMU的最后一课。在他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并且已经扩散的时候,他决定用上最后一节公开课的方式来告别他的讲台,告别他钟爱的卡内基迈隆大学。

在一小时十五分钟的课程中,他没有涉及到很多关于专业的的话题,而是给大家上了一堂关于生活的课,演讲的题目就是实现你儿时的梦想(really ar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每个人小时候都有很多梦想,Randy曾经有的梦想是做宇航员,拥有大量的绒毛玩具,参加国家足球俱乐部,到迪斯尼做计算机动画。对于他的每一个儿时的梦想,他几乎都做到了,当然,他最终没有加入国家足球俱乐部,但是他努力了,他没有到迪斯尼做他的虚拟现实,但是他和迪斯尼公司签署了一个协议,所以他手下的毕业生,都能在迪斯尼得到一个位子,他帮别人实现了梦想。虽然没有最终上太空,但是他曾经和他指导的学生一起参加了美国宇航局的失重试验。在实现自己梦想的过程中,Randy谈到了很多所谓的砖墙(brick wall),这些砖墙处处都是,阻止我们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这些砖墙的存在是有理由的,它是我们决心的试金石,给我们机会证明,我们是多么渴望实现我们的梦想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y let us prove how badly we want to archieve our dreams.).

在整个演讲的过程中,整个大厅充满了笑声,完全没有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在讲他一辈子中最后一节课的感觉, Randy脸上总是笑容满面,他是快乐的,应为他不仅仅实现了他儿时很多梦想,而且他帮助别人实现了他们的梦想。他一开就说道,他不需要同情,应为他很快乐,快乐的人是幸福,即使他面对死亡。。。每个人都要最终面对死神,我们只有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的更幸福。

有梦想的人更是幸福的,不管那些梦是多么藐小,或者多么遥不可及,能做梦,总有希望的。孩子总是幸福的,应为他们能有彩色的梦想,漫无边际,海阔天空。成长使我们慢慢失去了自己的梦想,活在一个再现实也不过的世界中,那些曾经的梦想被一个一个砖墙给打的支离破碎,于是我们随波逐流,不敢再去梦想,在一个狭隘的空间中维持着,也许我们缺乏Randy那样的勇气,我们是输那些砖墙前面,应为我们不够坚强,不够果断, 也许我们是畏首畏尾?Randy教给我了很多,他让我去思考,思考那些梦想,再次给予他们生命,图上色彩,让他们飞翔。。。

Randy,一路走好。。。

04.10.2008 深夜。

伦敦记(2)

Posted in 生活 on 一月 21, 2007 by maximliu

伦敦记(2)

[几经周折, 终于回到德国了.  老天象是要刻意多留我在伦敦一天一样, 在我走的那天挂起了大风, 大的连飞机都不能起飞那种大风 … …]

坐上了去hotel的中巴, 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司机大爷的是个典型的英国劳动者样子的人, 50岁左右, 很健谈, 蓬松而凌乱的灰白头发, 有点胡子, 如果再多点胡子的话, 看上去有点象爱因斯坦, 一口伦敦腔. 这时, 车上其实只有我和澳洲夫妇以及他, 司机大爷说还要去别的Terminal接客人, 这时我才发现他手里有一张表格, 罗列了今天要接的客人.  大爷一下子就听出了澳洲夫妇的口音, 问, 你们是澳大利亚来的吧?  澳洲的大爷说是, 但是他是30多年前从英国移民到澳洲的. 于是他们就用带着浓重英国口音的话攀谈起来, 我在一边傻傻的坐着, 支棱着一个耳朵听着.  没怎么听懂, 好像是关于一些体育的话题 … …

谈笑中, 司机大爷发动了车子, 开向第二个接人的地方.  只是在机场就感受到了英国的混乱, 路上人乱窜, 左行的规则搞的我糊度的很, 愤怒的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 在途中, 大爷和好多司机在挥手示意, 好像谁都认识他一样, 后来才知道, 大爷以前是开公共汽车的, 训练过很多司机, 那些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而且好多人都主动给他让道, 象某个门派的掌门人到了.很顺利的到了Terminal2, 大爷开到接人的地方, 和几个穿制服的人打了几个招呼, 门口已经有好多人在等这个车了, 各色人种都有, 其中居然以黑非洲来的兄弟们为多数. 大爷下车, 和他们打了招呼, 说明来意, 把他们的行李搬上了车.  最后坐了满满一车人, 大爷看了看表格, 开始向伦敦中心开去… …

大爷的脑子似乎是个不需要讯号的GPS,他看了几眼表格, 看了几眼地图, 自信的样子, 好像已经计算出了一条送客人的最佳路线. 想起了计算机理论中属于NP问题的货郎问题, 便暗暗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 天气很好, 据说英国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 满眼的英语招牌, 看的有点亲切的感觉. 路上我对司机大爷说, 我很不能理解英国为啥要左行, 大爷说, 你右面开也行啊, 只要你能即使躲避过来的车辆就成, 我笑了笑, 心想: 扯淡吧你. 澳洲的大爷说, 他下一个目标就是去中国大陆, 我说当然当然, 那里的人民友好, 地大物博,东西便宜之类的话云云… …

车下了高速, 拐到了一个小区, 大爷说这里千万不能超速, 一,应为有很多照相机, 二,这里是红灯区, 要是超速给照相了, 警察把照片寄到家里给老婆看见了, 就跳进黄河(或者说泰晤士河)也洗不清楚了… … 满车人都乐了.  车进城了, 大爷居然充当起了导游的角色, 给我们讲解一些地方的典故, 也有一些八卦, 比如说, 那个hotel是伦敦最贵的, 1000多英镑一晚上, 但是我是不会去的, 应为全伦敦的人都知道, 那里以前是个妇女医院, 诸如此类.

不知不觉, 大爷把第一个客人送到目的地了, 希尔顿. 接着是第二个客人, 黑非洲来的, 居然住丘吉尔酒店, 门口还有个穿的很绅士的英国人给他开门, 有没有用标准的伦敦口音说"may i help you sir? " 我就不知道了. 看来, 满车人我最穷, 暗暗感叹, 非洲也要腾飞了啊.

司机大爷打趣的和我和澳洲夫妇说, 你们不是最后一个也是最后第二个, 事实验证了他的说法. 我是最后第二个. 我住的是一个小三星级hotel, 在south kensington, 对面就是Holiday Inn的大高楼. 下车拿了行李,  和大爷告别, 推门进去.

接待处是个长发的姐姐, 听口音不是英国人, 说英语有点口音, 个别地方有语法错误. 不管… 说明来意, 姐姐抱歉的说, 只能13:00以后才能check-in, 一看表10点多才, 心中暗暗叫苦, 但是也没有办法, 人家的地方. 没有房间就是没有房间. 不过她说你可以把行李寄存在这里, 然后出去逛逛. 我想也是, 便把拉杆箱寄了, 笔记本电脑的包为了安全还是带在身上 (事实证明是个错误).

走出了宾馆的大门, 天气晴朗, 心里说了一声 "伦敦, 我来了!" 便开始了伦敦的第一天 … …

伦敦记(1)

Posted in 生活 on 一月 19, 2007 by maximliu
伦敦记(1)
光题目就想了好久, 写旅英杂记吧, 有点太太大了, 写伦敦游记吧有点俗, 干脆, 就叫伦敦记吧. 为啥写这篇小文? 机场等飞机回德国, 实在没有事情做, 笔记本电脑里面还有1个小时的电量, 那就在这次伦敦之行还没有从老朽的记忆中变模糊前
把他写下来. 别期待能看到什么, 其实就是一片流水帐而已…
起因 …
托学校项目的福, 有机会到大英帝国的心脏走一回, 昂贵的签证费用让我决定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看看糜烂堕落的伦敦
是啥样子的. 一切就绪,  14日早晨4点起床,  睡眼朦胧的乘坐大英帝国航空最早的一班飞机离开了德国,  在候机厅里面看到为了赶早班飞机的年轻人们夜宿机场,豪爽的 睡在大厅的躺椅上, 唏嘘了一番, 心里想现在的我是否还能向他们一样豪放? 想起了若干年前刚到德国的时候? 想起了武侠小说中的侠客 (这个有点不着调了)…  还没有想完, 看见登机口那里开始排队了, 于是便匆匆提起行李跟了上去…
飞机很平稳, 唯一不爽的是, 给我安排到了最后一排的座位, 也就是紧靠厕所, 能听到厕所的排水声音.  优点是, 靠窗, 而且整排座位都是空着的, 躺着都可以. 飞机是平稳的,  得知飞机不飞跃英吉利海峡的时候, 心里有点失落., 只好继续看我的paper.
欧洲还是小, 没怎么缓过神呢, 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  比预计时间早了20分钟, 心中窃喜, 觉得能多玩20分钟, 有点捡到钱的愉悦. 一想到钱, 才发现, 口袋里只有10个英镑, 能干啥, 但是早就听说英国金融业发达, 上厕所都能刷卡, 那就靠信用卡把, 想到这里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钱包.
下了飞机,  满耳朵英语, 突然觉得挺亲切, 呵呵, 国内这么多年的英语教育没有白费啊, 突然想到了刘洪老师.  机场看着很陈旧, 没有德国的机场好, 也没有国内的机场好, 想着英国本来就是昨日黄花了, 倒也相配.  取了行李, 准备出关,  奇怪的是,检查护照的人不是警察. ..(写到这里, 突然想上厕所,一会儿回来再写.)
… …
检查护照的是一帮衣着奇怪的人, 各色人种都有, 有的甚至长的及象恐怖分子, 而且中东人很多, 还有长的象东南亚那边人的的办事员, 我看了看排队的人群, 决定不把自己的护照给长的象恐怖分子的人看, 虽然他们是政府官员. 排了好一会儿, 终于轮到我了,  是一个东南亚的人, 讲的英语就一个听不懂, 开始觉得自己的英语不好, 后来看到我边上一个美国人在和一恐怖分子手脚并用, 我也就释怀了.  问题就这么几个, 哪里来, 仙乡何处, 到哪里去, 到英国来干啥之类的, 啥嘛, 就一浪费时间. 一一把问题档回去, 那个人给我敲了个章, 也不说个"welcome to UK" 啥的, 就让我过去了. 过关的时候有看到一群包了头的印度警察(就是阿三啦), 使我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上错飞机到错了地方, 英国咋这样呢?
出了关后开始迷惘,  旅行社定的行程表上说有到hotel门口的服务, 到时候会有一个穿制服的人在大厅里面热烈欢迎我, 但是, 拔剑四顾两茫茫, 穿制服的只看见警察和空姐, 他们应该不会管我的, 我想. 俗话说"鼻子底下就是路", 好一番打听以后才知道那个人还没有来, 于是等啊, 等啊,等啊, 等到了一对澳大利亚来的夫妇, 同样的遭遇, 于是开始攀谈, 亲切的很,
有点难兄难弟的意思.  过了好半天, 终于有人来了, 使一个阿三大妈, 对了, 就是印度大妈, 问我们是不是hotellink的, 我们急忙象看见亲人一样连声音称是, 就差没有流下感动的泪. 过后, 澳洲来的夫妇又有点问题, 订了2个人的位子付了一个人的钱, 大妈当然不让他们上车, 交了18 镑才平息是非. 夫妇连称服务不好.
…. ….
快没电了, 看了只好回德国再写了.
 

德国ADAC对中华尊驰的评价

Posted in 生活 on 十二月 31, 2006 by maximliu

文章用了"还远没有那么出色"("Noch gar nicht brillant")作为题目,似乎想显示一个传统汽车大国对一个刚刚崛起汽车工业的

不屑一顾. 细细读来, 觉得评价还是比较客观.
 
测试车型为尊驰2.0和2.4. 主要有缺点如下:
 
优点:
  • 仪表盘可读性较好
  • 操作简单
  • 后备箱较大
  • 底盘较好(Komfortables und gutmuetiges Fahrwerk)
缺点:
  • 质量浮动较大
  • 不带EPS
  • 没有侧面安全气囊以及头部安全气囊
  • 发动机无力 (zaehe & kraftlos)
  • 换挡困难
  • 方向盘只能上下调节
  • 座椅护边欠佳(Seitenhalt)
 

Against Procrastination

Posted in 生活 on 十二月 28, 2006 by maximliu
Procrastination attracts us because of hyperbolic time discounting: the immediate (guilty) rewards are disproportionally more compelling than the greater delayed cost. Procrastination is the reward itself. An MIT professor found that when he allowed his students to give themselves their own homework deadlines, they would artificially restrict themselves to counter procrastination. However, they did not set deadlines for optimal effectiveness. I am personally a huge procrastinator and it’s always a pull between rational logic (giving yourself the most time by choosing end dates as the deadline), and your past experience saying you will put it off so force yourself to start early.
 
 
5 ways to break procrastination habits:
 
  1. Making a list: Keep it in a no-fancy plain text file, note the reasons for the delay
  2. Breaking it down into bunch of small actions that could be taken
  3. 5-min. procrastination dash
  4. Share and advertise your pain with your peers
  5. Plan for it – compile a TOD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