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如手淫(ZT)

Posted in 网络文章 on 六月 21, 2009 by maximliu

在朋友的签名档上看到这句话,觉得很贴切,就把它搬了过来。
 
前两天有个同在读博的兄弟跟我说,觉得我挺适合做学问。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会发文章。我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亲爱的朋友,你手过淫吗?
 
你手淫的时候是不是会先幻想坐在你面前的是个身上只穿Victoria’s Secret的绝世美女,风情万种,妩媚妖娆,可以任由你摆布,这是进行一次成功性幻想的必要前提。在此前提下,你就尽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施展各种伎俩,在汹涌的YY浪潮中达到自我的最大满足。
 
写文章也是一样,你也会先列出许多看着很唯美但却相当扯蛋的假设,这是进行一次成功忽悠的必要前提。在此前提之下,你就尽可以推数学,跑仿真,
改数据,按照你的意愿反复折腾捣鼓,最后整出一篇文章,发表在核心或不入流的会议或期刊上,在演讲结束后稀稀拉拉的掌声中达到自我的最大满足。
 
大牛,菜鸟,挖坑的,灌水的,其实大家都是在手淫,都是在自娱自乐。你写得再多,high的再高,也只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满足,没人在乎,大家都在忙着让自己也尽快达到高潮呢。
 
读了三年博,学术上没什么大长进,倒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现在你还羡慕我会写文章吗?我只是比你多手淫了几次,多到达了几次高潮,仅此而已。
 
我在那间不算宽敞但很舒适的办公室里一YY就是三年,搞得人老色衰,气血不畅。我决定过上正常的生活,于是开始找工作,但是很不顺。在这种风头浪尖的时刻毕业我也够牛逼闪闪的了。罢了罢了,大不了我继续去手淫,换一只手。
Advertisements

本人长期承接以下业务

Posted in 网络文章 on 五月 21, 2009 by maximliu
搬运,装卸,车工,钳工,焊工,镀工,水电工,瓦工,修车,修表,磨刀磨剪,黑车刷白,白车涂黑,砌墙,拆墙,砸墙,漆墙,贴瓷砖,
通下水道;室内装璜,拆洗油烟机,拆装空调;算命测字,抽签卜卦,婚礼主持,公司取名,公司注册,开业剪彩,财务代理,税务咨询,
法律顾问,心理诊断,背部按摩,胸部揉搓,拔火罐,弹棉花,换煤气,爬烟囱,换水龙头,面点制作,热炒,小炒,烧烤,烹饪;
vb,vc,delphi,c++,c#,.NET,Java,j2ee,asp,sql,oracle,汇编,手机游戏开发,pc游戏开发,网络游戏代练,网络维护管理,
重装系统,电脑维修,网络布线,3维建模,动画设计,平面设计,画电路板,单片机开发,建筑效果图,flash动画,qq挂级,qq盗号,
商标设计,名片制作,硬件设计,软件开发,软件测试,数据加密,软件破解,网页制作,网站优化,商务推广,四六级替考,GRE TOFEL枪手,
代考MBA及EMBA,代写各类策划案、计划书、思想汇报及工作总结;治理公司混乱局面、资本运营,企业培训;书画装裱,字画修复,
真伪鉴定,写书,培训,保姆,家教,办证,黑枪,黑车,暗杀,洗钱,要债,替仇,问路,公关,保安,群众演员,陪酒,陪饭,陪游,陪聊,导购,导游,
代驾,陪练,替身,保镖,专职司机,贴身秘书,管理助理,技术顾问,整容,隆胸,描眉,纹身,割双眼皮,拉单眼皮,B超,接生,打胎,
泡妞,帮写情书,当伴郎,养狗,养猫,养鳄鱼,养蜥蜴,养熊猫,代写小学生寒、暑假作业,替小学生欺负其他同学,
代开家长会,帮本科生做毕设,帮硕士杜撰论文,替教授物色民工...
(客户至上,诚信为本,根据您的要求本人业务随时升级更新...)

NSLU2 Project Lo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四月 18, 2009 by maximliu
  • Flash CISCO NSLU2 firmware [DONE]
  • Install Debian Lenny on NSLU2 [DONE]
  • Apache2 server up & running [DONE]
  • Print Server with CUPS – administrated through HTTP on port 631 – printing test passed! [DONE]
  • Bittorrent Client is installed – rTorrent (CLI) [DONE]
    1. Using screen tool to detach rTorrent from console and CTRL+A+D to resume the session.
  • Install & configure VSFTPD on HomeServer [DONE]
    1. FTP server still needs to be properly configure in a more advanced way.
    2. Using as subsitute for SAMBA
  • Install NFS, mount home directory under my Notebook, which is running Ubuntu [DONE]
    1. edit /etc/fstab to mount the file system automatically by reboot
  • Install & configure SAMBA on HomeServer to enable file-sharing with Windows system [Pending]
  • Mount NTFS file system under Debian.[DONE]
  • Mount second external Disk.[DONE]
    1. Need a better case for the disk.
    2. Migrate old data somewhere.
    3. Format disk as ext3 file system.
  • Play with IP-Table as Packet-filter [Pending]
  • Version control system: CVS, Git or Subversion [Pending]
  • Over-clocking CPU from 133 to 266 [MAYBE]

 

Careless Whisper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二月 1, 2009 by maximliu

不知道题目写什么,无意中想起了威猛乐队(wham)的一首著名的单曲,题目叫Careless Whisper,翻译成无心细语,于是乎就把短文定名为无心细语。

心情象慕尼黑最近的天气,时而晴,时而阴,而阴的时候多,晴的时候少。好像我有很多年没有开怀的笑过了,就像第一次看大话西游或者鹿鼎记那样的笑,笑的神清气爽那种。手头是干不完的工作,最忙的时候,却往往是最多杂事找上门的时候,无处躲,无处藏的。好多想做的事情,总是在时间的消逝变成遗憾,生活中有太多的限制条件,在计算机科学里面,基于限制条件的问题是没有最优解的,只有近似最优解,我却在解域里面徘徊不前。好多事总能把自己弄的很绝望,从来没有过的绝望。

其实,想想自己要的有些什么呢?能安安静静的看完一本书,好好的学一下一门外语,能无忧无虑的写自己的文章和程序,有一张宽敞的书桌,一鼓作气的写上20页论文,那是何等快事。感觉自己的思维被分成了一块一块,英语里面叫clutter mind,没一块都能做到最好。 最近断断续续的看了D. Allen著名的GTD,其实人脑只能同时处理2件事情,传说中的7件事情并行处理是比较理论化的说法,我觉得我可能做不到。

人年纪大了,就容易回忆,回忆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宿舍的人和事,突然想念那个读书的小镇了,前一段网上和以前一个学友闲聊的时候,他居然也有同感,那是虽然苦,但是快乐,舒畅,虽然有压力,但是无忧无虑。偶尔看看以前的和朋友们的照片,自己还会傻傻的笑,似乎都还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些说话,玩笑。

我的一个硕士生,小R毕业了,告诉他成绩的时候,他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他是个不错的学生,很聪明,思维敏捷,而且还是柏林某乐团的小提琴手。看到他,想起了我那时候,毕业时候雄心壮志,拔剑四顾的气势。 而生活象一把锉刀,把那些棱角都搓没了。人没有冲劲是很可怕的,温水煮青蛙的故事大概人人知道,而往往很多人就是喜欢做温水里面的青蛙,虽然没有痛苦,却在一点点的死去。

新的一年,憧憬点什么?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往往所谓生活的帆可以把人带向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当然,如果自己是个强壮的舵手,也许可以保持自己的航线,但是,人能战胜生活的大浪么?或许可以,或许不行。但是,总要给自己一点希望,哪怕希望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只有一个点。 我对自己希望的不多,我只希望战胜自己。 看电影霍元甲的时候,有一句台词记的很清楚:其实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无独有偶,新西兰著名的登山者Edmund Percival Hillary爵士说过一句名言:我们要战胜的不是大山,而是我们自己。

最后套用俞敏洪的名言结束这篇无头无尾,没有主题的杂文: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生命终将辉煌!

杂七杂八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28, 2008 by maximliu
  • 著名的小骆驼书看了前10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对perl开始感兴趣,套用Linus的一句话 "just for fun"。Perl是个很高雅的脚本语言,

例子1: $mylines=chomp(<STDIN>);

例子2: while(<>){

chomp;

print $_;

}

着2个例子如果用别的编程语言来表示要用多少语句?。争取在假期间把小骆驼书看完(做梦!),书是买的二手的旧书。

  • 重温了兄弟连中的几集,最有感触的一句话" (Deik) wasn’t a bad leader because he made bad decisions, he was a bad leader because he made no decisions."
  • ICAC09 paper. Pretty much fucked up !
  • 发现迄今为止最有价值的投资是数年前国内小商品市场买的木制脚底按摩器。
  • Python 3000. 你让我怎么(学着)爱你!?
  • 发掘出了基本国内读书时候买的原版书,webster的Vocabulary Builder和 Crazy English. 读了几页,发现是多么可爱的书啊。
  • "Aye, fight and you may die. Run, and you’ll live… at least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 to trade ALL the days,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come back here and tell our enemies that they may take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 — <<勇敢的心>>
  • 添置了样新玩具:Linksys的nslu2网络储存器。又有了个小project,把它用Debian的linux刷了,做个网络服务器,用samba和httpd以及实现不开机bt下载。nslu基于intel的arm处理器,128M内存,2个usb接口,一个LAN接口,5伏交流电,用来做服务器还是不错的,省电,省地方,无噪音。
  • 今明2年不买专业书了,至少不自费买了,老板有大概一万欧的书报费,不用白不用。另外一方面,手头的书够我消化一阵的了。也不知道这个承诺可以保持多久,看到经典的二手书估计手又要痒痒了。

Google München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一月 9, 2008 by maximliu

上周收到Google慕尼黑的邀请,和同事一起去看了一下慕尼黑谷歌,顺便听了个关于MapReduce的报告, 其实,我们是冲着报告以后的饭去的。

不象别的高科技公司,慕尼黑的谷歌在是市中心的一幢办公楼里面,一个楼层,没有想象中的大。下午6点到的谷歌,门口已经等了好几位了, 一聊,不是TUM的就是LMU的博士生,后来一聊,很多是冲着吃饭去的。。。。还见到好几个平时所里老见的熟人。谷歌的等候室也别具特色, 沙发,椅子还有健身球 (是的,他们在会客间里放了健身球)的颜色都是他们google标记上的颜色.

进门以前谷歌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做名牌, 还要签一个保密协议, 就象安装软件一样,看都没看我就点了个ja, 后来有点后怕,要是那是个卖身契,那后果不堪设想。。。遗憾的是,他们不让照相。

拿到胸牌,和一帮同去的人在等候室里面胡侃,不一会儿,来了个年轻小伙儿,说是带我们先参观一下他们的办公室, 于是又进了一道门,里面就是一间一间他们的办公室, 我唯一的感觉是,他们的显示器好大啊,几乎都是25寸+。 他们每一间办公室都是用玻璃隔开的,里面的墙也是红,黄,蓝几种颜色为主,没个工程师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布置自己的环境,我在很多工程师的书架上看到了Python的参考手册,到底是招了Guido作为自己干将的公司,python搞的这么红火。

那个给我们介绍的人是个新人,介绍的也一般,他们一个活动室比较有趣,他们在做一个3D的打印机。 谷歌有个著名的80/20原则,员工20%的工作时间可以用来做自己的项目,这个活动间就是他们的业余项目活动内容。

再过去,就是他们的饭厅,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让人惊喜的是,这次报告就是在那里。。。谷歌的饭厅装饰的很有Bayern的味道,桌子都是象啤酒节那么放置的,饮料随便拿。嘿嘿。。。

报告的内容一般,一个工程师,拿了别人的slides做了大概45分钟的报告, MapReduce就是谷歌从04年起推的一个编程模型,这个模型包括2个主要函数,Map和Reduce。 Map就是映射关键词,Reduce就是把关键词进行统计。据说用这种编程模型可以在45分钟内在计算机集群上(好像是1800的节点)归类处理完900GB的数据,比如说抓下来的网页。 作为程序员来说,他们用MapReduce就不用关心底层的一些细节,比如说数据交换,负载平衡,错误处理机制等等。。。个人感觉,这个模式就是针对数据密集型的计算,而不是计算密集型的计算。好像到现在为止,除了搜索,我还没有看到过别的应用。

报告后的饭也一般,冷餐而已,不过他们的葡萄酒不错,随便喝。

CIMG42441

Randy Pausch 的最后一节课

Posted in [Life] on 十月 4, 2008 by maximliu

前一段时间偶尔看到了Randy Pausch去世的消息,心里不是滋味,这位乐观的斗士最终没有战胜病魔离开了他的家庭,离开了他深爱的科研。 最初知道Randy Pausch是在Youtube上看到他在CMU的最后一课。在他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并且已经扩散的时候,他决定用上最后一节公开课的方式来告别他的讲台,告别他钟爱的卡内基迈隆大学。

在一小时十五分钟的课程中,他没有涉及到很多关于专业的的话题,而是给大家上了一堂关于生活的课,演讲的题目就是实现你儿时的梦想(really ar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每个人小时候都有很多梦想,Randy曾经有的梦想是做宇航员,拥有大量的绒毛玩具,参加国家足球俱乐部,到迪斯尼做计算机动画。对于他的每一个儿时的梦想,他几乎都做到了,当然,他最终没有加入国家足球俱乐部,但是他努力了,他没有到迪斯尼做他的虚拟现实,但是他和迪斯尼公司签署了一个协议,所以他手下的毕业生,都能在迪斯尼得到一个位子,他帮别人实现了梦想。虽然没有最终上太空,但是他曾经和他指导的学生一起参加了美国宇航局的失重试验。在实现自己梦想的过程中,Randy谈到了很多所谓的砖墙(brick wall),这些砖墙处处都是,阻止我们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这些砖墙的存在是有理由的,它是我们决心的试金石,给我们机会证明,我们是多么渴望实现我们的梦想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y let us prove how badly we want to archieve our dreams.).

在整个演讲的过程中,整个大厅充满了笑声,完全没有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在讲他一辈子中最后一节课的感觉, Randy脸上总是笑容满面,他是快乐的,应为他不仅仅实现了他儿时很多梦想,而且他帮助别人实现了他们的梦想。他一开就说道,他不需要同情,应为他很快乐,快乐的人是幸福,即使他面对死亡。。。

有梦想的人更是幸福的,不管那些梦是多么藐小,或者多么遥不可及,能做梦,总有希望的。孩子总是幸福的,应为他们能有彩色的梦想,漫无边际,海阔天空。成长使我们慢慢失去了自己的梦想,活在一个再现实也不过的世界中,那些曾经的梦想被一个一个砖墙给打的支离破碎,于是我们随波逐流,不敢再去梦想,在一个狭隘的空间中维持着,也许我们缺乏Randy那样的勇气,我们是输那些砖墙前面,应为我们不够坚强,不够果断, 也许我们是畏首畏尾?Randy教给我了很多,他让我去思考,思考那些梦想,再次给予他们生命,图上色彩,让他们飞翔。。。

Randy,一路走好。。。

04.10.2008 深夜。